普通感冒中醫診療指南( 2015 版)

2020.09.02 192

中華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分會

中國民族醫藥學會肺病分會

   普通感冒是最常見的急性呼吸道感染性疾病。

  [1]臨床常表現:鼻塞、流涕、噴嚏、咽痛以 及惡寒、發熱、咳嗽等一系列癥狀,起病較急,四時皆有,以冬春季節為多見。普通感冒大部分是由病毒引起的,鼻病毒是引起普通感冒最常見的病原體。本病為自限性疾病,但易合并細菌感染,導致病情加重遷延并可產生嚴重的并發癥,甚至威脅患者生命。本病屬于中醫學 “感冒” 范疇。

  [2]2008年中華中醫藥學會先后發布了 《中醫內科常見病診療指南·西醫疾病部分》和 《中醫內科常見病診療指南·中醫病證部分》

  [3]普通感冒的中醫臨床診療進行了規范,促進了該病臨床診 療水平的提高,但這些指南多以專家經驗或部分專家討論共識為主,缺乏更為嚴謹的診療指南研制過 程和臨床科學證據的支持。因此,為進一步完善普 通感冒的診療規范,提高普通感冒的中醫臨床診治水平,項目組成立了由中醫、中西醫結合臨床和基 礎研究、臨床流行病學、循證醫學、統計學、衛生 經濟學等多學科人員組成的 《普通感冒中醫診療指南》 制定小組, 參照蘇格蘭指南制定組織( Scottish intercollegiate guideline network,SIGN)  所歸納的指南制定步驟[4]、指南研究與評價的評審( appraisal of guidelines research and evaluation, AGREE) 工具[5 - 6]、指南標準化會議 ( conference on guidelines standardization,COGS)  確定的評價指南標準[7],以循證醫學思想為指導,注重中醫特色[8],對既往相關證據進行了充分收集、評價。根據制定的推薦意見的證據質量分級共分 5 級別 8 等次[9],獲得了 23 個不同質量等級的相關證據( 其中Ⅰa 級 3 篇、Ⅰb 級 5 篇、Ⅱa 級 5 篇、Ⅱb 級 1 篇、Ⅲa 級 0 篇、Ⅲb 級 6 篇、Ⅳ級 3 篇、Ⅴ級 0 篇) ,并采用專家共識法形成證據的推薦意見,起草了本指南,經中華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分會、中國民族醫藥學會肺病分會討論通過,并在全國 20 余家醫院進行試用,結合醫患人員的調查結果進行了完善。

 1 診斷

   參照 《普通感冒規范診治的專家共識》的內容,普通感冒主要依據典型的臨床癥狀診斷,并在排除其他疾病的前提下確診。

  1. 1 臨床表現

   常在季節交替和冬、春季節發病,起病較急, 早期癥狀主要以鼻部卡他癥狀為主,可有噴嚏、鼻 塞、流清水樣鼻涕,初期也可有咽部不適或咽干, 咽癢或燒灼感。2 ~ 3 天后變為稠涕,可有咽痛或聲嘶,有時由于咽鼓管炎可出現聽力減退,也可出 現流淚、味覺遲鈍、呼吸不暢、咳嗽、少量咯痰等 癥狀。一般無發熱及全身癥狀,或僅有低熱。嚴重 者除發熱外,可感乏力不適、畏寒、四肢酸痛和頭 痛及食欲不振等全身癥狀。無并發癥的普通感冒一 般 5 ~ 7 天后可痊愈。老年人和兒童容易出現感冒并發癥。若伴有基礎疾病的普通感冒患者則臨床癥 狀較重、遷延,容易出現并發癥,使病程延長。

   體檢可見鼻腔黏膜充血、水腫、有分泌物、咽部輕度充血,胸部體檢多無異常。伴有基礎疾病或出現并發癥者可以查到相應體征。

   老年患者因體質虛弱、多伴有基礎疾病、防御能力下降、反應能力降低等因素而使本病的臨床表現有一定的特點;

   1) 發病隱匿,臨床癥狀不典型; 

   2) 基礎疾病  ( 如慢性支氣管炎、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等) 的癥狀與感冒的癥狀并見,或因感冒而誘發基礎疾病發作; 

   3) 因體質虛弱而使感冒反復發作,病程長而恢復緩慢;  

   4) 易合并細菌感染,并發癥多見

 1. 2 實驗室檢查

   1.2.1 外周血象  白細胞總數不高或偏低,淋巴細胞比例相對增加,重癥患者可有白細胞總數和淋巴細胞數下降。

   1.2.2 病毒學檢查 臨床上一般不開展普通感冒的病毒學檢查,主要用于流行病學研究。

 1. 3 鑒別診斷

   1.3.1 流行性感冒 ( 簡稱流感) 起病急,具有較強的傳染性,以全身中毒癥狀為主,呼吸道癥狀較輕。老年人及伴有慢性呼吸道疾病、心臟病等患者易并發肺炎。

   1.3.2 急性細菌性鼻竇炎 致病菌多為肺炎鏈球菌、流感嗜血桿菌、葡萄球菌、大腸桿菌及變形桿 菌等,臨床多見混合感染。多在病毒性上呼吸道感 染后癥狀加重。主要癥狀為鼻塞、膿性鼻涕增多、嗅覺減退和頭痛。急性鼻竇炎患者可伴有發熱和全 身不適癥狀。

   1.3.3 過敏性鼻炎 分為季節性和常年性,多于接觸過敏原( 如花粉等)后出現癥狀,主要癥狀為陣發性噴嚏、流清水樣鼻涕,發作過后如健康人。僅表現為鼻部癥狀或疲勞感,一般無發熱等全身癥 狀,且病程較長,常年反復發作或季節性加重。

   1.3.4 鏈球菌性咽炎 主要致病菌為A型β- 溶血性鏈球菌。其癥狀與病毒性咽炎相似,發熱可持 續 3~ 5天,所有癥狀在 1 周內緩解。好發于冬、 春季節; 以咽部炎癥為主,可有咽部不適、發癢、 灼熱感、咽痛等,可伴有發熱、乏力等; 檢查時有 咽部明顯充血、水腫,頜下淋巴結腫大并有觸痛。 鏈球菌型咽炎的診斷主要靠咽拭子培養或抗原快速 檢測。3. 5 皰疹性咽峽炎 發病季節多發于夏季,常 見于兒童,偶見于成人; 咽痛程度較重,多伴有發 熱,病程約 1 周; 有咽部充血,軟腭、腭垂、咽及 扁桃體表面有灰白色皰疹及淺表潰瘍,周圍環繞紅 暈; 病毒分離多為柯薩奇病毒 A。

   1.3.5 皰疹性咽峽炎 發病季節多發于夏季,常 見于兒童,偶見于成人; 咽痛程度較重,多伴有發熱,病程約1周; 有咽部充血,軟腭、腭垂、咽及 扁桃體表面有灰白色皰疹及淺表潰瘍,周圍環繞紅 暈; 病毒分離多為柯薩奇病毒 A。

 2 辨證論治 

   風邪及夾寒、暑、濕、燥、熱六淫之邪和正氣 不足是引起感冒的重要因素,病位在上焦肺衛,病 機為外邪犯肺 ( 衛) 、肺失宣肅。在不同季節常常 夾四時不正之氣而入侵,以風寒、風熱、風燥為多 見。外邪致病的途徑為肺系衛表,一是外邪侵襲, 衛陽被遏,邪正交爭,營衛失和而出現發熱、惡 寒、出汗異常等表衛癥狀; 二是外邪犯肺,肺失宣 降而致鼻塞、咳嗽等。病久反復,傷及正氣,或年老體弱,正氣不足,衛外不固,容易受邪而使疾病 反復發作且病程較長。正氣不足的所偏也導致感受外邪的差異,如氣虛者多易感受風寒,陰虛者多 感受風熱。體質因素在感冒的發病和病機轉化中起著重要作用,如素體痰濕內盛則易受寒濕、陰虛內熱則易受風熱、風燥等[10]。

   本病臨床常見證候包括實證感冒類 ( 風寒證、 風熱證、風燥證、暑濕證) 、體虛感冒類 ( 氣虛 證、氣陰兩虛證) 2 類6證候。證候分類雖然有虛實之別,但可相互兼雜如氣虛而感受風寒的氣虛風 寒證、氣陰兩虛而感受風熱的氣陰兩虛風熱證等, 常見于老年、體虛患者。本指南中證候辨證標準均依據 《普通感冒中醫證候診斷標準 ( 2013 版) 》[11]。

   感冒病位在肺衛,遵循 《素問·陰陽應象大 論》“其在皮者,汗而發之”之意,解表宣肺為基 本治療原則。辨證屬于實證感冒者,根據風寒、風 熱、風燥、暑濕等邪之不同而分別以疏風散寒、疏 風清熱、疏風潤燥、清暑祛濕解表等治法。體虛感 冒者,則應扶正與解表并施,注意固護正氣,以邪 實為主者則發散清解不宜過重,或祛邪時佐以扶 正,如疏風散寒佐以益氣溫陽、疏風清熱佐以養陰 等,以顧護正氣使祛邪而不傷正; 以正虛為主者則 著重益氣或益氣養陰等,佐以解表祛邪。素體正氣 不足、衛外不固而致感冒反復發作者,在未發病時 可根據正虛性質不同而分別益氣、溫陽、益氣養 陰等。

  2. 1 實證感冒類

   2.1.1 風寒證

   主癥及舌脈: 鼻塞,流清涕,惡寒,肢體酸楚 甚則酸痛,舌苔薄白,脈浮或浮緊。 

   次癥: 噴嚏,咽癢,咳嗽,發熱,無汗,頭痛。 

   診斷: 1) 惡寒、無汗,或并發熱; 2) 鼻塞、流清涕; 3)頭痛,或肢體酸楚甚則酸痛; 4) 脈浮或浮緊。具備 1) 、2)、 3) 、4) 中1 項。 

   治法: 辛溫解表、宣肺散寒。 

   方藥: 荊防敗毒散 ( 《攝生眾妙方》) 加減: 荊芥9g,防風9g,羌活9g,柴胡6g,紫蘇9g, 枳殼9g,桔梗9g,炙甘草6g。 

   加減: 表寒重者,加炙麻黃 9 g、桂枝 9 g; 風 寒輕證見汗出、脈浮緩等,宜疏風解表、調和營 衛,用桂枝湯加減; 鼻塞流涕重者,可加辛夷 9 g ( 包煎) 、蒼耳子 9 g; 頭項強痛,加白芷 6 g、葛根 9 g; 周身酸楚甚至酸痛,加獨活 9 g; 風寒夾濕而 頭脹痛、肢體酸重者,加蒼術 9 g、藁本 9 g、薏苡仁 15 g; 內有痰濕而胸悶、舌苔白厚膩者,加姜半 夏 9 g、陳皮 9 g、茯苓 15 g; 風寒入里化熱者或風 寒束表而內有蘊熱者,加黃芩 9 g、桑白皮 12 g、 梔子 9 g; 往來寒熱不解者,宜與小柴胡湯合用。 兼氣虛 癥 見 氣 短、乏 力 者,加 黨 參 12 g、炙 黃 芪 15 g; 兼陽虛者,畏寒、四肢不溫,加細辛 2 g、炮 附片 9 g ( 先煎) 。

   中成藥: 感冒清熱顆粒[12]38,每次 12 g ( 含糖 型) /6 g ( 無糖型) ,每日 2 次,沖服; 外感風寒 初起,正柴胡飲顆粒[12]38,每次 3 g,每日 3 次, 沖服; 挾濕證者,柴連口服液[13],每次 10 ml,每 日 3 次,口服; 風寒表虛證,表虛感冒顆粒[12]39, 每次 10 ~ 20 g,每日 2 ~ 3 次,沖 服,或 桂 枝 顆 粒[12]44,每次 5 g,每日 3 次,沖服。

   2.1.2 風熱證

   主癥及舌脈: 發熱,惡風,咽干甚則咽痛,舌 尖紅,舌苔薄白干或薄黃,脈浮或浮數。 

   次癥: 鼻塞,流濁涕,鼻竅干熱,口干,口 渴,咽癢,咳嗽,肢體酸楚,頭痛。 

   診斷: 1) 惡風或并發熱; 2) 鼻塞、流濁涕, 或鼻竅干熱; 3) 頭昏、脹甚至頭痛,或肢體酸 楚; 4) 口干甚則口渴; 5) 咽干甚則咽痛; 6) 舌 尖紅,或舌苔薄白干或薄黃,或脈浮數。具備 1) 、 2) 2 項,加 3) 、4) 、5) 、6) 中 2 項。 

   治法: 辛涼解表、疏風清熱。 方藥: 銀翹散( 《溫病條辨》) 合桑菊飲 ( 《溫 病條辨》) [14]: 金銀花 9 g,連翹 12 g,荊芥 6 g,桑 葉 6 g,菊花 9 g,牛蒡子 9 g,薄荷 6 g ( 后下) ,苦 杏仁 9 g,竹葉 6 g,桔梗 6 g,甘草 6 g。

   加減: 頭痛、目赤者,加夏枯草 12 g、谷精草 9 g; 全身酸楚、無汗者,加防風 9 g; 咽癢者,加 蟬蛻 6 g、白蒺藜 12 g; 咽喉腫痛者,加山豆 根 6 g、 黃芩 9 g; 口渴者,加天花粉 12 g、北沙參 9 g、玄 參 12 g; 咯黃痰者,加浙貝母 9 g、桑白皮 12 g; 陰 虛者,手足心熱、盜汗、舌紅、少苔、脈細數者, 加麥冬 12 g、玉竹 12 g、南沙參 12 g。

   中成藥: 銀翹解毒顆粒[12]86,每次 15 g,每日 3 次,口 服; 感 冒 清 膠 囊[12]56,每 次 1 ~ 2 粒 ( 0. 5 g /粒) ,每日 3 次,口服; 發熱、咽痛、痰稠 較甚 者,金 蓮 清 熱 膠 囊[15],每 次 4 粒 ( 0. 4 g / 粒) ,每日 3 次,口服。疏風解毒膠囊[16],每次 4 粒 ( 0. 52 g /粒) ,每日 3 次,口服; 咽痛較甚者, 穿心蓮內酯滴丸[17],每次 0. 15 g,每日 3 次,口 服。也可根據病情酌選中藥注射劑,熱毒寧注射 液[18],靜脈滴注,每次 20 ml,每日 1 次; 雙黃連注射 液[19],靜脈 滴 注,每 次 10 ~ 20 ml,每 日 1 次; 痰熱清注射液[20],靜脈滴注,每次 20 ml,每 日 1 次。

   2.1.3 風燥證 

   主癥及舌脈: 唇鼻干燥,咽干甚則咽痛,干 咳,舌尖紅,舌苔薄白干或薄黃,脈浮或浮數。 

   次癥: 口干,咽癢,鼻塞,發熱,惡風。 診斷: 1) 惡風或并發熱; 2) 唇鼻干燥; 3) 口干燥甚則口渴; 4) 咽干燥甚則咽痛; 5) 干咳; 6) 舌    尖紅,或舌苔薄白干或薄黃,或脈浮或浮數。 具備 1) 、2) 2 項,加 3) 、4) 、5) 、6) 中 2 項。 

   治法: 辛涼宣透、潤燥生津。

   方藥: 桑杏湯 ( 《溫病條辨》) [21]加減: 桑葉 9 g,苦杏仁 9 g,瓜蔞皮 12 g,浙貝母 12 g,沙參 9 g,香豉 6 g,梔子 6 g,梨皮 9 g。 加減: 頭痛者,加菊花 9 g、薄荷 6 g ( 后下) 、 蔓荊 子 9 g; 口 鼻 干 燥 甚 者,減 淡 豆 豉,加 玄 參 12 g、麥冬 12 g; 咽癢者,加蟬蛻 6 g、僵蠶 6 g; 咽 干痛者,加玄參 12 g、山豆根 6 g、青果 9 g; 煩熱 口渴者,加麥冬 12 g、天花粉 12 g; 干咳者,加炙 枇把葉 9 g、紫菀 9 g、百部 15 g; 痰中帶血者,加 白茅根 15 g、藕節 15 g; 咳甚胸痛者,加枳殼 9 g、 延胡索 9 g、白芍 15 g。涼燥者,見發 熱、惡 汗、 無汗、頭痛,應輕宣涼燥,可用杏蘇散加減。 

中成藥: 涼燥者可選用杏蘇止咳顆粒[12]59,每 次 12 g,每日 3 次,沖服; 溫燥者可選用桑菊感冒 片[12]66,每次4 ~ 8 片 ( 0. 34 g /片) ,每日2 ~ 3 次, 口服; 咳嗽、痰多者,蜜煉川貝枇杷膏[12]86,每次 22 g,每日 3 次,口服; 干咳、少痰者,養陰清肺 口服液[12]87,每次 10 ml,每日 2 ~ 3 次,口服。

   2.1.4 暑濕證 

   主癥及舌脈: 發熱,惡風,身熱不揚,汗出不 暢,肢體困重,頭重如裹,胸悶,納呆,口黏膩, 舌苔白膩或黃膩。 

   次癥: 鼻 塞,流 涕,頭 痛,無 汗,少 汗,口 渴,心煩,舌質紅,脈濡或滑或濡數。 

   診斷: 1 ) 惡 風,或 并 發 熱、身 熱 不 揚; 2 ) 頭重如裹,或肢體困重; 3) 口黏膩或納呆,或口 干甚則口渴; 4) 汗出不暢或無汗; 5) 胸悶,或 心煩; 6) 舌質紅,或舌苔白膩或黃膩,或脈濡或 滑或濡數。具備 1) 、2) 2 項,加 3) 、4) 、5) 、 6) 中 2 項。

治法: 清暑祛濕解表。 方藥: 藿香正氣散 (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3] 

加減: 藿香 9 g,佩蘭 9 g,金銀花 12 g,紫蘇 9 g,白芷 6 g,淡豆豉 9 g,桔梗 6 g,淡竹葉 6 g,茯苓 15 g,滑石 15 g ( 包煎) ,陳皮 9 g,生姜 6 g。

   加減: 里濕偏重,加蒼術 9 g、厚樸 9 g、豆蔻 6 g ( 后下) ; 小便短赤,加六一散 6 g ( 包煎) 。偏 于暑熱兼濕者,宜選用新加香薷飲加減。汗出而傷 氣陰者,加西洋參 6 g、麥冬 12 g。

中成 藥: 藿 香 正 氣 類[12]321,每 次 5 ~ 10 ml ( 口服液) 、3 粒 ( 膠囊,0. 3 g /粒) 、2 ~ 4 粒 ( 軟 膠囊,0. 45 g /粒) 、1 ~ 2 袋 ( 滴丸,2. 6 g /袋) [22], 每日 2 次,口服。

  2. 2 體虛感冒類 

   2.2.1 氣虛證

   主癥及舌脈: 鼻塞,流涕,發熱,惡風寒,氣 短,乏力,神疲,自汗,動則加重,平素畏風寒、 易感冒,舌質淡,脈緩。

   次癥: 脈沉細或細弱。

   診斷: 1) 惡風寒或并發熱; 2) 鼻塞、流涕; 3) 神?;蚍α驓舛?,動則加重; 4) 自汗、動 則加重; 5) 平素畏風寒,或易感冒; 6) 舌質淡, 或脈沉細或沉緩或細弱。具備 1) 、2) 中 1 項,加 3) 、4) 、5) 、6) 中 2 項。 治法: 益氣解表,調和營衛。 

方藥: 參蘇飲 (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 加減: 黨參 15 g,荊芥 9 g,紫蘇 9 g,葛根 9 g,前胡 9 g, 桔梗 9 g,陳皮 12 g,炙甘草 6 g。 

加減: 表虛自汗明顯,加黃芪 15 g; 寒熱起 伏,肢體酸楚者,減荊芥,加桂枝 9 g、白芍 9 g; 納差食少者,加神曲 15 g、炒麥芽 12 g; 脘腹脹 悶,加木香 9 g、枳殼 12 g; 自汗甚者,加浮小麥 20 g、煅牡蠣 20 g ( 先煎) 。氣虛甚而陽虛者,畏 寒、四肢欠溫,加細辛 2 g、炮附片 9 g ( 先煎) 。 

   中成藥: 參 蘇 顆 粒[12]417,每次 20 g,每 日 2 次,口服; 玉屏風顆粒[12]418,每次 15 ~ 30 g,每日 2 次,沖服; 表虛感冒顆粒[12]430,每次 10 ~ 20 g, 每日 2 ~ 3 次,沖服。對于感冒反復發作者,在未 感期間,常用補中益氣顆粒[12]634,每次 3 g,每日2 ~ 3 次,口服。

   2.2.2 氣陰兩虛證 

   主癥及舌脈: 鼻塞,流涕,發熱,惡風寒,氣短,乏力,神疲,自汗,盜汗,手足心熱,口干,口渴,平素畏風寒、易感冒,脈沉細或細數。 

   次癥: 舌體胖大甚至舌邊齒痕或瘦小,舌質淡或紅,舌苔薄或花剝。 

   診斷: 1) 惡風寒或并發熱; 2) 鼻塞、流涕; 3) 神?;蚍α驓舛?,動則加重; 4) 平素畏風寒,或易感冒; 5) 自汗或 盜 汗; 6 ) 手 足 心 熱; 7) 口干甚則口渴; 8) 舌體胖大甚至邊有齒痕或 舌體瘦小,或舌質淡或紅,或舌苔薄少或花剝,或 脈沉細或細數。具備 1) 、2) 中 1 項,加 3) 、4) 、 5) 中 2 項及 6) 、7) 、8) 中 2 項。

   治法: 益氣滋陰解表。 

   方藥: 生脈散 ( 《醫學啟源》) 合加減葳蕤湯 ( 《通俗傷寒論》) 加減: 黨參 15 g,麥冬 12 g,淡 豆豉 9 g,葛根 9 g,薄荷 6 g ( 后下) ,白薇 12 g, 玉竹 12 g,桔梗 9 g,炙甘草 6 g。 

   加減: 心煩口渴較甚,加梔子 9 g、天 花 粉 12 g; 咽 干、咯痰不爽者,加牛蒡 子 9 g、沙 參 15 g、百 部 15 g; 咳 甚 者,可 加 白 前 12 g、百 部 15 g、炙枇杷葉 12 g; 盜汗明顯者,減葛根,加煅 牡蠣 20 g ( 先煎) 、糯稻根須 20 g; 納差食少者, 加炒麥芽 12 g、雞內金 9 g; 腹脹者,加萊菔子 9 g、 香櫞皮 9 g。氣陰兩虛而感受風寒者,減薄荷,加 荊芥 9 g、防風 9 g。 

   中成藥: 感冒反復發作,在未感期間,可常用生脈飲口服液[12]709,每次 10 ml,每日 3 次,口服; 或配合補中益氣顆粒[12]751,每次 3 g,每日 2 ~ 3 次,口服。

   其他治法 

  3. 1 針刺 

   3.1.1 主穴 風池、大椎、列缺、合谷、外關穴。 風寒者,加風門、肺俞穴; 風熱者,加曲池、尺澤 穴; 暑濕者,加中脘、足三里穴; 邪盛體虛者,加 肺俞、足三里穴。實證針用瀉法,風寒者,可加 灸,風熱者,大椎、少商穴點刺放血; 虛證針用補 法[3]。 

   3.1.2 主穴 風池、大椎、曲池穴。備穴: 迎香、 豐隆、天突、肺俞穴。每次取主穴、備穴各 1 ~ 2 個,中強刺激,每日 1 ~ 2 次[23]。 

  3. 2 單方驗方 

   3.2.1 連須蔥白 5 個,生姜 5 片,紫蘇葉 10 g, 淡豆 豉 6 g,水 煎 服,每 日 1 劑,宜 于 證 屬 風 寒 者[23]。

   3.2.2 以連須蔥白 2 個,生姜 5 片,陳皮 6 g,加 紅糖 30 g,水 煎 熱 服,每 日 1 劑,用 于 風 寒 感 冒[14]。 

   3.2.3 大青葉 30 g,鴨跖草 15 g,桔梗 6 g,甘草 6 g,水煎服,每日 1 劑,宜于證屬風熱者[14]。 

  3. 3  拔罐 風寒證可在風門、大椎、肺俞穴等處拔罐; 風熱證可在大椎穴處刺絡拔罐[3]。部位為肺俞、風 門,或大椎至神道及其兩旁作推罐[23]。 該指南供中醫內科、中西醫結合內科醫生臨床 使用。適合于普通感冒的辨證治療,流感患者可參 考使用。該指南中的藥物劑量為參考劑量,供臨床 應用時參考。 指南研制小組計劃每 4 ~ 5 年對該指南的臨床 使用情況進行評估,并繼續收集、評價新的臨床證 據,對指南進行補充與適時更新。

組長: 李建生* 

主要成員: 李建生,余學慶,張海龍,李彬, 李素云,張洪春,晁恩祥,王永炎

執筆人: 李建生,余學慶

* 通訊作者: li_js8@ 163. com,( 0371) 65676568 

志謝: 參加本指南制定討論及臨床試用的單位與專家 有: 中日友好醫院晁恩祥、張洪春,中國中醫科學院西苑 醫院苗青,上海中醫藥大學曙光醫院張煒,天津中醫藥大 學第一附屬醫院尹新中,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孫 增濤、魏葆琳,遼寧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于雪峰,江 蘇省中醫院朱佳、史鎖芳、孫子凱,四川大學華西醫院毛 兵,陜西省中醫院馬戰平,廣州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張偉、孫志佳,廣東省中醫院林琳,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二 附屬醫院孟泳,河南中醫藥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周淼,長春 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宮曉燕,吉林省中醫藥科學院蔡鴻彥、 孫良梅,青島市中醫醫院周兆山,安徽中醫藥大學李澤庚, 安徽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張念志,浙江省中醫院王真, 江西中醫學院附屬醫院薛漢榮,貴陽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 院葛正行、劉良麗,寧夏醫科大學中醫學院劉敬霞,新疆 維吾爾自治區中醫醫院李風森等。在本指南制定過程中得 到王永炎院士、晁恩祥教授的悉心指導,特此一并致謝。

參考文獻 

[1]中國醫師協會呼吸醫師分會,中國醫師協會急診醫師分會.普通感冒規范診治的專家共識[J].中國急救醫學,2012,32( 11) : 961-965. 

[2]中華中醫藥學會. 中醫內科常見病診療指南: 西醫疾病部分[M]. 北京: 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8: 67-68. 

[3]中華中醫藥學會. 中醫內科常見病診療指南: 中醫病證部分[M].北京: 中國中醫藥出版社,2008: 24-26. 

[4]Scottish Intercollegiate Guidelines Network. SIGN 50: a guideline developer’s handbook[R /OL].( 2008 - 11 - 06) [2015-05-20]. http: /www. sign. ac. uk/guidelines / fulltext /50 /. 

[5]THE AGREE COLLABORATION. Appraisal of Guidelines Research and Evaluation ( AGREE) instrument[R /OL]. ( 2014 - 10 - 06) [2015-05-20]http: /www. sign. ac. UK / pdf / sign50. pdf 

[6]詹思延.臨床指南研究與評價工具簡介[J].中國循證兒科雜志,2007,2( 5) : 375-377. 

[7]SHIFFMAN RN,SHEKELLE P,OVERHAGE JM,et al. Standardized reporting of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 a proposal from the Conference on Guideline Standardization [J]. Ann Intern Med,2003,139( 6) : 493-498. 

[8]李建生,余學慶. 中醫臨床治療指南制定的現狀與思考 [J].中華中醫藥雜志,2010,25( 5) : 647-650. 

[9]劉建平. 傳統醫學證據體的構成及證據分級的建議 [J].中國中西醫結合雜志,2007,27( 12) : 1061-1062. 

[10]李建生. 老年人普通感冒的中醫辨證治療概要[J].河南中醫,2010,30( 4) : 367-368. 

[11]中華中醫藥學會肺系病專業委員會.普通感冒中醫證 候診斷標準( 2013 版)[J].中醫雜志,2014,55 ( 4) : 350-351.

[12]李學林.實用臨床中藥學: 中成藥部分[M]. 北京: 人 民衛生出版社,2013. 

[13]杜寶俊,崔天紅,寇秋愛.柴連口服液治療感冒( 風寒 證、風寒挾濕證) 的臨床試驗[J].中藥新藥與臨床藥理,1997,8( 3) : 139-141. 

[14]王永炎,嚴世蕓. 實用中醫內科學[M].2 版.上海: 上 ??茖W技術出版社,2009: 103-104.

[15]常靜,李廷謙,萬美華;金蓮清熱膠囊治療急性上 呼吸道感染( 感冒風熱證) 的隨機雙盲對照試驗[J].中國循證醫學雜志,2005,3( 8) : 123-126. 

[16]王書臣,羅海麗. 疏風解毒膠囊治療上呼吸道感染 480 例臨床觀察[J].世界中西醫結合雜志,2009,4( 12) : 1673.

[17]常靜,張瑞明,張穎.穿心蓮內酯滴丸治療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外感風熱證多中心隨機對照臨床試驗[J].中西醫結合學報,2008,6( 12) : 1238-1245. 

[18]商娜,張源,周榮斌;熱毒寧注射液治療成人急性 上呼吸道感染的 Meta 分析[J]. 中國醫藥導報,2012,9 ( 22) : 159-161.

[19]白云蘋,王明航,王至婉等. 雙黃連注射劑治療急性 上呼吸道感染隨機對照試驗的系統評價[J]. 中華中 醫藥雜志,2012,27( 10) : 2734-2739. 

[20]羅慧敏,張英儉,何明豐;痰熱清注射液治療急性 呼吸道感染的 Meta 分析[J]. 中國中醫急癥,2010,19( 10) : 1744-1746. 

[21]王永炎,張天,李迪臣;臨床中醫內科學( 上) [M]. 北京: 北京出版社,1994: 198-203.

[22]樊濤,張宇,蔣紅麗;藿香正氣滴丸治療感冒( 風寒 兼濕滯證) 的隨機對照研究[J]. 中國循證醫學雜志, 2012,12( 3) : 283-288.

[23]朱文鋒. 中醫內科疾病診療常規[M]. 長沙: 湖南科學 技術出版社,1999: 117-118.

( 收稿日期: 2015 - 07 - 20; 修回日期: 2015 - 08 - 20) 

[編輯: 侯建春]

14学生真实初次破初视频_亚洲自偷图片自拍图片_印度女人牲交视频免费播放